股票獲利是否真的很痛苦?

如果有按計劃和紀律在恆生指數 20,700點至21,000點時買了股票的朋友, 按今天恆生指數收市 23,214點來計算, 一般應該都有20%以上的豐厚利潤了。

很多股民對於獲利這決定表現得十分痛苦, 比賠錢時更加痛苦。因為在股票賠錢的時候, 肯定不會沽出手中股票, 所以「心安理得」的去公園做晨運, 早上十時多還不想回家, 然後四處閒逛, 心情十分輕鬆。

過了一段長時間後, 手中有些賠錢的股票開始返回買入價, 心情又開始緊張起來, 去公園做晨運隨便走兩圈便急急回家或在銀行門口等待開門, 心裡不斷的叫囂:「昇呀! 昇呀! 求求你呀! 今天讓我的股票繼續上升吧! 我今次不會貪心的, 某股票上升到XX價位我今次一定會賣出的….。」但當某股票在某天真的上升到XX價位, 他們的思維又作出改變, 開始後悔為什麼當初買那麼少股票, 心裡不斷想:「其實當初都知道這股票有實力。唉! 明知肯定會上升架啦! 都買那麼少!!! 現在當然不會賣出啦! 現在反而是否應該再買多一些呢?」

這些股民(其實可能是大部份股民)都有一個共通的性格, 就是害怕沽出後, 股票繼續上升, 賺少了很多。而最重要的是, 害怕比沒有沽出的股民賺少了很多。每當看見他們對賺錢的決定都那麼痛苦和猶豫, 我都會用以下一些簡單的例子作比喻。

「如果你今天行街時看到街邊有一萬蚊, 你會不會拾起? 不過, 明天可能會多一些的, 當然也可能給其他人拾去。」

「你可以假設不是買了股票, 而是買了一批蘋果。如果你用一萬蚊買了這批蘋果, 現在有人用兩萬蚊買你這批蘋果, 你是否願意賣給他?」

香港股票市場昨天顯示了一般大戶的持貨水平, 也可能間接地出現了一個頗為明顯的出貨信號。當然, 這只是我個人的推測, 大部份股評家都認定是股票強勢的信號, 反而是入貨信號。為什麼我覺得香港股票市場昨天顯示了一般大戶的持貨水平呢? 昨天美國舉債上限兩黨的爭執不下, 導致政府部門開始局部停運。理論上大戶可借助這壞消息將股票大幅推底, 從而買一些平貨; 但大戶不但沒有推底股票, 反而大幅推高股票。這反映了什麼? 反映了大戶可能已經充足入貨。如果我的估計是真的, 股票在未來的兩星期或可能更長的時間將會在高位徘徊, 製造一個所謂高位消化整固後上升的現象, 其實是大戶製造的現象, 讓他們可以在上升中慢慢的沽出股票。大戶十分明白散戶的心態, 散戶必須在股票上升時才肯買。

還有一點要特別注意的, 就是很多股評家都強調美國以往也發生多次類似的政府部門局部停運, 股票都是向上升的, 這才是最令我擔心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